这群“美女支教老师”都是骗子很多还是夫妻档

这群“美女支教老师”,都是骗子

本报记者 唐旭锋 通讯员 龚利波 文/摄

刑侦大队民警随即开展分析研判,以资金流为主线,迅速锁定两名犯罪嫌疑人。当年1月中旬,民警赴湖南郴州,实施秘密抓捕。

近日,宁波余姚警方兵分三组奔赴杭州、广州和湖南郴州,集中抓捕了10名“山区支教美女老师”。此前的一年零三个月里,警方辗转全国10余个城市,实施了十余次收网行动,先后抓捕了11名“支教老师”。至此,这一假扮“支教老师”的诈骗团伙被警方拿下。

“山区的孩子生活特别艰苦,但都很渴望学习。”闲聊间,“叶子”常会提起那些孩子,言语间透着怜惜和疼爱。她还时不时发来一些与孩子的合影以及当地贫苦的环境和简陋的教学场地的照片。

时间回溯到2019年1月5日,宁波市民胡先生向余姚市公安局兰江派出所报警称,自己遭遇了通讯诈骗案。

“犯罪嫌疑人主要集中在湖南郴州、株洲、临澧,有的到了杭州、广州、南京等地打工或从事其他活动。过去一年多里,我们基本上每个月都有抓捕行动,一共抓获了11名嫌疑人。”马东东说。

此后大半个月里,“叶子”多次以给孩子买书本、文具,过生日等为由,希望他继续献爱心。而胡先生也不怀疑,少则一两百元,多则上千元,一笔笔地慷慨转账,直到2019年1月初,他突然被对方拉黑了,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至此,他总共转给“叶子”3000余元。

前阵子,办案民警侦查中获悉,受疫情影响,打工也没去处,部分犯罪嫌疑人又蠢蠢欲动,联系开始频密。民警在掌握他们的具体行踪后,于前几天分赴杭州、广州和湖南郴州,一举将10人抓获。

胡先生称,2018年12月,有个网名为“叶子”的人加他微信,看头像是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对方找他聊天时无意中提起自己是广东人,在云南偏远山区支教。

诈骗成员大部分是老乡

照片里,孩子们灰头土脸、衣衫破旧,脸上却是天真灿烂的笑容。一张张照片慢慢触动了胡先生心底的柔软。三十几岁的他有个不到十岁的儿子,他开始对这些孩子们产生同情,也很敬佩“叶子”的无私付出。

据初步查明,该案涉案金额20余万元,涉及案件50余起。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谎称支教女老师的诈骗嫌疑人

两名“同事”落网时,正值年关。团伙其余成员得知消息后,暂时“偃旗息鼓”,可事实上,民警从未放弃对他们的抓捕。在此后的一年多里,马东东和同事在处理日常案件之余,也紧盯线索,一旦时机成熟,便会奔赴当地进行秘密抓捕,同时向全国各地受害人进行取证。

谷歌表示类似于Snapchat的头像和特效也将在Android和iOS的单人聊天中上线。首批特效将于本周上线,其中就包括将自己变成一朵花,来庆祝母亲节。

“他们在收到钱后会各自转至本人或亲属的银行卡,然后到银行ATM机上取现。”余姚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马东东告诉钱报记者,因为犯罪嫌疑人彼此之间没有紧密联系,他们起初判断只有两人作案,但在抓捕后经审讯和查实手机等个人信息,发现这起诈骗案背后是一个20多人的犯罪团伙。

近年来,网络上活跃着一批支教志愿者,他们并非体制内公派支教老师,而是以独立身份去落后山区支教,这些人经常在朋友圈发布当地孩子们的境况,获取社会爱心的关注。

“美女支教老师”加了他微信

这个团伙的窝点在长沙市一栋写字楼里,实行公司化运营,有老板、主管、组长、业务员。成员大部分是郴州老乡,夫妻档很多,年纪最小的21岁,最大的36岁。业务员上岗都要培训,日常拿底薪和提成,如何让“鱼儿”上钩,也会进行专门的话术训练。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些不法分子就利用人们的善良,冒充支教老师行骗。

接警后,兰江派出所民警立即启动通讯诈骗案件初侦初查工作机制,全面查清涉案的微信账号、资金走向,第一时间上报余姚市公安局。

有一次,“叶子”提到班里有个孩子要过生日,有份礼物渴望已久,但碍于家里条件太差,从未与父母说起。胡先生一听,当下就发了一百多元的红包过去。